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风铃湾 > 正文

26万人围观“性暴力”,电影都不敢这么拍

作者:jinxijing发布时间:2020-03-27分类:风铃湾浏览:36评论:0


导读:这两日,想必很多人都为韩国的"N号房事件"感到愤慨。26万韩国男性,在网络上观看威胁未成年女性拍摄的性剥削视频,最小的受害女性甚至还是婴儿,恶劣程度令人发指。这起恶性事件的主犯赵主彬,现已被韩国政府公开身份。据报道,赵主彬还曾担任志愿者,认识他的人说,他看起来很平凡,有时看起来还很善良。这让许多民众感到心惊胆战。可现实就是,这样表面人畜无害的男青年,背地里却是个十恶不赦的魔鬼,而更可怕的是,共同促成这场残害的26万男性观众,正以各式各样的姿态隐匿在人群中间。

这两日,想必很多人都为韩国的"N号房事件"感到愤慨。

26万韩国男性,在网络上观看威胁未成年女性拍摄的性剥削视频,最小的受害女性甚至还是婴儿,恶劣程度令人发指。

这起恶性事件的主犯赵主彬,现已被韩国政府公开身份。

据报道,赵主彬还曾担任志愿者,认识他的人说,他看起来很平凡,有时看起来还很善良。这让许多民众感到心惊胆战。

可现实就是,这样表面人畜无害的男青年,背地里却是个十恶不赦的魔鬼,而更可怕的是,共同促成这场残害的26万男性观众,正以各式各样的姿态隐匿在人群中间。

这显然引起了广大韩国女性的巨大恐惧与愤怒,对象甚至上升到整个男性群体。

近日,20万韩国民众以及许多艺人请愿公开N号房间涉案人员的信息,要求这些潜藏在人群中的禽兽们被大众看见。于是,有的韩国男性开始坐不住了,开始洗地并开启受害者有罪论模式。

还有的人说,涉案的26万男性很多都是未成年,还有的只是一时失足,不应该过分追究。可是,那些受害的女孩呢?

这一切,都在残忍展现着韩国女性的艰难处境。

去年,韩国男星郑俊英、崔仲勋集体性侵、迷奸女性,并拍摄视频传播,受害者多达数十位。

同样是去年,女星崔雪莉自杀,死前曾长时间遭受严重的网络暴力与荡妇羞辱,因为她"不穿胸罩""放飞自我"。

再往前,是震惊东亚的韩国女星张紫妍事件,她曾被公司逼迫为韩国各高层男性提供上百次性服务,张紫妍的死触目惊心地揭露着光鲜的韩国娱乐圈物化和压迫女性的黑暗。

在韩国的影视作品里,我们也总能看到那些脱胎于真实事件的著名电影。

《熔炉》的原型事件相比电影更加黑暗。光州一所聋哑学校的校长和教职工长年性侵30余名聋哑儿童,其中最小的只有七岁。善良的教师为孩子维权时却惨遭暗杀,正义律师遭到辞退,艰难的七年诉讼却无法让施暴者受到应有的惩罚,最后他们只能以自杀的方式引起公众关注。

直到《熔炉》这部电影拍出,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才促使韩国政府重视此案,并修改了相关的性侵法律。

《素媛》这部电影的原型案件中,利用小女孩同情心施暴的罪犯,即将刑满释放。

以及《韩公主》,改编自2004年蔚山三名女中学生遭到众多男青年轮流性暴力,并拍摄照片的真实案件,进一步调查后各项加害人有七十人之多,恶劣无比。

与这些压迫与伤害相对应的,还有韩国社会尖锐的两性矛盾。

去年,韩国女性主义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展现了韩国社会女性遭遇的种种困境,遭到韩国男性集体抵制与恶评,女主演郑裕美受到无数攻击。

仅仅是一部女性主义电影,就让许多道貌岸然的韩国男人丑态毕露。他们似乎觉得,韩国女性受到压迫是理所应当,不容许质疑,不容许平权的,并且在一个男权社会里叫嚣着自己才是受害者。

在韩国N房间事件爆发后,国内社交平台上掀起了一场关于"男性是否应该被骂"的难得的理性讨论。

在当下的网络舆论环境和两性矛盾加深的当下,这样的讨论很有意义,也值得每一个男性去反思:在男权社会语境下,作为既得利益者,我做了什么,没做什么,我的选择是否加剧了女性如今的困境?

如果因为被骂感到被冒犯,那普通男性应该做的,是努力去改变女性如今的处境,而不是将自己与迫害女性者自动划到同一阵营。就像一位博主所说:"如果女性知道100个男人里是哪一个是进过N号房间的变态,那她为什么还要攻击剩下的99个呢?"

标签:26万人性暴力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