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风铃湾 > 正文

假洋鬼子,为什么会“水土不服”?

作者:jinxijing发布时间:2020-03-31分类:风铃湾浏览:123评论:0


导读:​水土不服是一个综合性的说法,本意是指一个人到了陌生的地方,会对这个地方的水质、饮食习惯、生活方式等感觉不能适应,以至于引发身体或者精神上的排斥或者极大的不适。从理论上说,这种情况是存在的,很多人可能也有过真实的感受。比方说,一个生长在江南水乡的南方人,搬迁到了东北或者新疆,会感觉到皮肤的干渴与枯燥,就像一盆暴晒过的水仙,弄得造型凌乱不堪。我从山东,曾经去东北出差数日,同样遇到类似的情况,一场北风,脸上被吹起了一层皮,每天洗脸,感觉像摩擦一张砂纸。皮肤的极度过敏,也是水土不服的表现之一。

水土不服是一个综合性的说法,本意是指一个人到了陌生的地方,会对这个地方的水质、饮食习惯、生活方式等感觉不能适应,以至于引发身体或者精神上的排斥或者极大的不适。

从理论上说,这种情况是存在的,很多人可能也有过真实的感受。

比方说,一个生长在江南水乡的南方人,搬迁到了东北或者新疆,会感觉到皮肤的干渴与枯燥,就像一盆暴晒过的水仙,弄得造型凌乱不堪。

我从山东,曾经去东北出差数日,同样遇到类似的情况,一场北风,脸上被吹起了一层皮,每天洗脸,感觉像摩擦一张砂纸。皮肤的极度过敏,也是水土不服的表现之一。这种表现不太明显的水土不服是可以克制的,或者适应一段时间之后,会有所缓解。就像我们山东人闯关东,远隔关山,那些老乡们不也都在东北生活的很滋润吗?

最近一段时间,世界人民都知道的原因,全球抗瘟神,算是特殊时期,在中国形势趋稳的情况下,有不少早就移民的"同胞"回来避难了。我认为这无可非议,毕竟同宗同源,血浓于水,为他们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也是正常的。

但有些人回国后,表现出来的"水土不服"让国人如鲠在喉,光想骂人。

一个意大利留学的女生,回国后,在一家五星级酒店按照规定居住观察,期间因为要求工作人员提供矿泉水,引发社会舆论争议。该女子声称,酒店提供的白开水有杂质,不能喝。我只喝矿泉水,我已经三天没有喝水了,还有没有人权了?

这女子不是单纯的"巨婴",她知道拿人权的大帽子来给中国人施压。

另一个是居留于北京的澳大利亚籍梁女士,在社区人员上门向其讲解清楚观察期间要注意的事项之后,该女士仍然不戴口罩擅自外出跑步。当工作人员前去劝阻的时候,竟然喝令让人"滚",呼叫救命,有人骚扰。

这个事件,媒体已经多次报道了,也有了处理结果,我不再鹦鹉学舌。

按照她们的理论,我是"外国人",到了中国"水土不服。"活生生一副假洋鬼子的嘴脸。

对这样的水土不服,居然也有人不分青红皂白地表示同情,毕竟人家是从外国回来的嘛。

我只能说持这种同情心的人,你是一根筋。你听我先给你把道理捋顺了。

水土不服,我文章开头已经做好铺垫了,是指一个人从自己熟悉的地方,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从身体和心理上产生的不适感。

一个留学生,或者一个移民国外的所谓精英人士,对中国本来都不是陌生的,如果上溯他家祖宗十八代,应该都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起码你本人目前也没有经过转基因。加拿大归国的留学生也好,澳大利亚籍的梁女士也好,都是在中国长大成材之后,才出的国。要说水土不服,首先应该是对所移民国的水土不服,不存在对中国的水土不服。

为什么会对中国有水土不服的表现,说白了,就是一个假洋鬼子的对中国的偏见和傲慢。

这类人,不是新生事物,是近100多年来,像病毒一样传播下来的洋奴才。

假如,你真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到中国,按照国际的惯例,你首先要先了解和尊重中国人的生活习惯、风俗文化和管理制度,而不是以水土不服的理论挑衅中国的社会规则。

拿着自己的傲慢和无知,满口的委屈和强词夺理,然后再试图换取善良人的同情,就是这群洋奴才的真面目。

上世纪90年代,我曾经所在工厂购进过一套德国西门子的设备,期间双方有过多次交流洽谈和人员往来。

参与这个合作的是一家中资机构,联络员是华人,在德国生活多年,所以双方的接触中,他多次强调,我在德国生活,已经不习惯国内的生活了,尤其是饮食方面,就像前文说的那位加拿大留学生一样,必须喝纯净水,因为他的肚子里已经不能留存任何杂菌了。

彼时,让他忽悠的我们这群人,一愣一愣滴,满脸的崇拜。

所以,厂里专门为他们装修了外国专家接待用的小楼,专门安排人员负责他们的饮食与起居。

后来,随着设备的安装,真洋鬼子来了,两个德国人,都是人到中年的工程师,每天扛着上百斤重的构件,在脚手架上爬上爬下,工地上一把泥一把汗地劳动,渴了喝啤酒,也喝自来水,工作起来,丝毫不亚于中国的农民工。

我们县城小,周末的时候,也有人发现他们俩在砂锅摊上练摊,喝生啤。

原来,真洋鬼子并没有我们感觉的那么矫情,矫情的都是假洋鬼子。

也是30年前,我们鱼台一位二战老兵,回家省亲。他是随国民党先到了台湾,后来从台湾到了美国,在美国打拼出千万身价。后来千方百计联系到家乡,在我们鱼台的一个偏远的小村庄,他家老母还在,他这个已是古稀之年的儿子,每天和母亲一起生火做饭,每天晚上给母亲暖被窝,然后和母亲一起睡,他说,当初小时候,家里穷的,大冬天"光腚打凉席",他为了吃饭才去当的兵。

半个世纪的漂泊生活,没有让他归乡之后有"水土不服"之感,而是亲不够的家乡与故土。

水土不服,对归乡的人,是不存在的,因为你就是这片土地上生养出来的物种。

假洋鬼子的嘴脸不难识破,假洋鬼子的心理也不难解释,所谓水土不服的假洋鬼子,就是鲁迅先生笔下的,当年的土鳖偶尔进了一回城,回村之后,在乡邻们面前的趾高气扬,对养育过自己的朴实的爹妈一脸的鄙夷与嫌弃的不屑子孙。

来源:我的县城笔记

标签:假洋鬼子水土不服真洋鬼子巨婴梁某妍跑步女矿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