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风铃湾 > 正文

陈佩斯的中国第一部贺岁片《太后吉祥》

作者:jinxijing发布时间:2020-12-13分类:风铃湾浏览:98


导读:当陈佩斯决定以导师身份,重新回归央视时,这条新闻便瞬间霸占热搜,很多人都在感叹"爷儿回"。这时,以往陈佩斯参演过的作品,也从尘封的记忆里,被观众再度进行重温。作为春晚喜剧第一人,他用小品的形式开创了舞台喜剧的先河,当人们津津乐道陈佩斯的小品艺术时,我却更加怀念他的影视作品,比如上映于1996年的《太后吉祥》这部古装喜剧电影,当年可是斩获1300多万的票房,可见当时陈佩斯的号召力有多么强悍。

当陈佩斯决定以导师身份,重新回归央视时,这条新闻便瞬间霸占热搜,很多人都在感叹"爷儿回"。这时,以往陈佩斯参演过的作品,也从尘封的记忆里,被观众再度进行重温。

作为春晚喜剧第一人,他用小品的形式开创了舞台喜剧的先河,当人们津津乐道陈佩斯的小品艺术时,我却更加怀念他的影视作品,比如上映于1996年的《太后吉祥》这部古装喜剧电影,当年可是斩获1300多万的票房,可见当时陈佩斯的号召力有多么强悍。

虽然,他和赵本山同属北方文化圈子,但两人却拥有着截然不同的表演风格和艺术理解。在我看来,陈佩斯更加注重利用生活中的反差和误差,制造密集的笑点,而非那些屎尿屁的小把戏,他的关注点在底层小人物身上。

没有扭曲农村的样貌,没有恶搞身体的残障,没有蹂躏底层的伤痛,幽默中带着讽刺,讽刺中透着道理,这种来源于生活的艺术创作,总能激起观众强烈的情感共鸣,同时,也能直接或间接地产生某种思考价值。

之前,我已经说过《孝子贤孙伺候着》这部电影,影片除了探讨农村土葬和火葬之外,还有将对孝道的理解融入了进去,各种嬉笑怒骂中总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当赵丽蓉饰演的母亲从棺材里蹦出来的刹那,我终于明白,无论是火葬还是土葬,人们终究还是看重落叶归根,这是对于故土的眷恋,也是对于传统的坚守。

而在这部电影上映3年后,也就是1996年,陈佩斯和斯琴高娃合作,推出了一部古装喜剧片《太后吉祥》,虽然在口碑上明显不如《孝子贤孙伺候着》高,但对于喜剧片精髓的拿捏,以及现实社会的批判丝毫没有减弱。

于是,在一声声"太后吉祥"的高喊中,我们笑话着慈禧的独断,却也在反思着慈禧的独断,从而产生这样一个疑问:为什么医术高明的太医不敢说真话,而游走江湖的野郎中却敢说真话呢?

我猜,很多人选择去看这部电影,大概来自于陈佩斯饰演的唐元元大口吃肘子的短视频。

大口咀嚼,满嘴油腻,半个肘子下肚,让人看得很有食欲,而斯琴高娃饰演的慈禧,则一把夺过唐元元手里的肘子,自己啃了起来。一个诺大的宫殿,两人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啃食着,既觉得有种违和感,但又觉得很是搞笑,索性就顺着短视频扒拉出这部24年前的电影一看究竟。

故事其实很简单,慈禧耐不住寂寞和洪禄偷情,却导致意外怀孕,但宫中的太医没有人敢说出这个实情,于是,慈禧的病始终无法得到确诊,而看病的太医因此也就被接连问斩,恰巧,饥饿难耐的江湖郎中唐元元在刑场偷吃东西,就被刽子手当做太医拉上刑台准备砍头。

危急时刻,慈禧临时一道戴罪立功的懿旨,算是保住了唐元元的命,不得已的唐元元被带入宫中,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说出来慈禧怀孕的消息。至此,慈禧和洪禄的关系,慈禧和伍王爷的关系,慈禧和朝廷的关系,也都统统浮出水面,唐元元必须在各种关系的纠缠中,完成自保和脱险。

影片中,斯琴高娃饰演的慈禧一改历史书中恶毒的形象,创作者丢掉了她身上浓厚的政治身份,将她重新拉回到了一个普通女人的身份上。

深宫之内,慈禧丈夫早逝,自然难耐寂寞,与洪禄暗胎珠结,却又舍不得放弃手中的权力,只能逼迫着唐元元给她打胎。同时,慈禧还得想方设法躲避伍王爷的夺权,自然,唐元元是否能够拿出打胎配方,也就成了推动故事发展的关键。

可能因为陈佩斯对于底层小人物具有天然的共鸣性,在饰演江湖郎中唐元元这个角色时,除了几分小人物的油滑之外,更多的还体现着那种小人物朴素的品质。

因为朴素,所以才不会去计较别人的身份,也就没有发现姑太太是慈禧;因为朴素,所以在刚开始才拒绝为慈禧打胎,当然,这也和自己妻子打胎死亡有关。

这部电影虽然涉及到了宫廷的政治争斗,但并没有过多地把关注点放在这上面,而且,相比较陈佩斯前期的电影,少了刻意地说教,多了几分大众娱乐的效果。

这种娱乐,不是靠着几个生硬的段子拼凑而成,而是全部来自于生活的理论支撑,比如,电影刚开始,唐元元教洪禄萝卜就热茶的方法治疗打嗝,这在民间的的确确是有效的偏方,还有就是李琦和王大治饰演的刽子手叔侄二人,他们关于砍头的讨论,也是依据人体骨骼构造来编排的对话。

民间郎中被迫入宫看病,被权力恐吓的太医们不敢说真话,没有体制束缚的郎中却能说真话,于是,这个从没当过官,在旁人眼中是不学无术的骗子,居然,能够把一众当官的耍得团团转,甚至是玩了一辈子鹰的慈禧太后,也在最后被唐元元这个家雀啄了眼。

一碗普普通通的打胎药,却被必须要求唱足了前戏,再经过众多童男童女的手进行传递,其他臣子也必须面朝黄土背朝天不能抬头。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戏弄,可饱读诗书的大臣们居然就信了,唐元元逃跑时也没有去阻止。或许,有人能够看出这是出骗局,就像之前太医们看出慈禧怀孕却不敢说一样,权力捆绑下的体制,除了一团和气的糊弄,还能怎样?都想活命。

影片中的唐元元,就像捅破那层窗户纸的人,戏耍了比他有权有势的人,过程让人看得很是痛快,可这又如何?最后唐元元还是逃跑了,而这层本来捅破的窗户纸,也在知情者相继被杀和慈禧病死的情况下,又被重新糊上了。

你瞧,唯一说实话的被吓走了,剩下的所有人都在装傻,细细品咂,是不是可以对照现实思考一番?

仆人戏弄主人,这样的戏剧冲突,更能增加很多有趣的看点。如果我们回顾陈佩斯以往的作品,就会发现,这种套路是他常用的手法,比如小品《姐夫与小舅子》《主角和配角》《王爷与邮差》等等。

利用人物身份的差别,让底层小人物拥有反击的机会,这样,观众也能从心底里感到爽快,喜剧效果自然也就出来了。

陈佩斯应该算是中国喜剧界无法撼动的高峰,即便现在的沈腾、黄渤或是葛优,都没有达到陈佩斯表演技巧的高度。可能大家所属的表演领域不同,但陈佩斯的确为中国喜剧电影的发展作出了很多的贡献,比如《太后吉祥》这部电影。

在该片的电影策划书上,陈佩斯特意打了"中国第一部贺岁片"的旗号 ,所以,《太后吉祥》应该是为贺岁片开了一个头。

可能有人会觉得冯小刚的《甲方乙方》才是贺岁片的鼻祖,但我想,这部早一年上映的《太后吉祥》算是为贺岁片打了一个前阵,只是鸡贼的冯小刚更能将电影和商业融合起来,因此,人们也就只记住了《甲方乙方》,而忽略了《太后吉祥》。

可惜,陈佩斯已经很少参与影视剧的表演,而是专心舞台剧的创作,此次以导师的身份回归央视,也是勾起了无数人的回忆。

只不过,两鬓斑白的陈佩斯多少看起来有些疲态,喜剧界是否还能容下陈佩斯?观众是否还能接受陈佩斯?这真的是个未知数。

标签:陈佩斯太后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