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风铃湾 > 正文

卡梅隆历经20年打造,燃烧的赛博朋克战士

作者:jinxijing发布时间:2019-02-28分类:风铃湾浏览:266


导读:卡梅隆历经20年打造,燃烧的赛博朋克战士真正的权利,我们日日夜夜为之奋战的权力,不是控制事物的权力,而是控制人的权力。——《1984》经历了二十多年时光,《铳梦》从漫画成为电影...

卡梅隆历经20年打造,燃烧的赛博朋克战士

真正的权利,我们日日夜夜为之奋战的权力,不是控制事物的权力,而是控制人的权力。——《1984》

经历了二十多年时光,《铳梦》从漫画成为电影《阿丽塔:战斗天使》出现在我们面前,当赛博朋克的号角吹响,未来与我们再次拉进距离。

未来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科幻小说家在用脑洞钩织未来时,乔治·奥威尔用反乌托邦进行了深刻的描写。

无论《神经漫游者》还是已经在大荧幕上上映的《攻壳机动队》,无不充斥着社会表面和平之下,那无法控制的各种弊病;那种极权之下的道德沦丧、阶级矛盾以及资源匮乏下的扭曲人性令人感到绝望。

燃烧的赛博朋克

21世纪,人类的科技发展已经到了空前的高度,同时资源的消耗也到了史无前例的时刻。我们在享受科技带来质的突变时,也被一种超现实感的黑暗所笼罩。

当我们理想的乌托邦、电子科技与行业巨头以及即将来临的网络时代碰撞之后,会是什么?赛博朋克或许会告诉我们答案。

现有的科幻小说大多都以黑客、人工智能及大型企业之间的矛盾来塑造赛博朋克,而背景就是不远的未来地球上的反乌托邦世界。

20世纪中期,菲利普.狄克创作的科幻世界常常是一种衰败、文明没落的世界,生前菲利普.狄克的作品并没有适应当时人们的认同,在他去世后《银翼杀手》、《少数派报告》、《记忆裂痕》一再出版,上映。

《银翼杀手2049》剧照

菲利普.狄克的作品成为了赛博朋克发展的前身,到后来威廉·吉布森、雷蒙德·钱德勒和弗诺·文奇都深深的影响了赛博朋克文学的发展。

1990年,日本漫画家木城幸人创作了赛博朋克为基调的科幻漫画《铳梦》。在日本,最值得关注的赛博朋克漫画有三部《阿基拉》、《攻壳机动队》和《铳梦》。

和《攻壳机动队》中人的肢体在机器、电脑的帮助下展现的社会中的冲突和矛盾不同,《铳梦》的未来比《攻壳机动队》有更深的探索意义,同样是义体人的草薙素子和加里(原漫画《铳梦》女主名字)一个为存在主义战斗,一个为了自我觉醒而战斗。

《铳梦》漫画

《铳梦》漫画在引入欧美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尤其在漫画界的呼声直接吸引了大导演卡梅隆的关注。

《泰坦尼克号》杀青之前,卡梅隆就在寻找下一部作品的蓝本;当卡梅隆拿到《铳梦》这部漫画看到一半时,就决定要拍电影。

从1998年开始,等待了20年后的《铳梦》终于走上大银幕——《阿丽塔:战斗天使》,赛博朋克再次燃烧!

成长与觉醒

《阿丽塔:战斗天使》(后简称《阿丽塔》)由卡梅隆担任编剧,《恐怖星球》、《杀死比尔》的B级怪才导演罗伯特·罗德里格兹执导。

从《泰坦尼克号》到《阿凡达》是10年的跨越,《阿凡达》成功的同时也耗费了卡神更多的精力去准备《阿凡达2》,虽然他在《铳梦》的剧本上做了长达8年的准备,但是30亿美金票房的《阿凡达》续集是不允许没有他导演的。

所以,卡梅隆只能将186页的剧本和600多页的笔记交给罗伯特·罗德里格兹。在电影《阿丽塔》中,也充分体现出了罗伯特·罗德里格兹的特点,尤其是体现漫画本质那些四分五裂的身体cult镜头时。

改造人蜘蛛女

故事发生在未来26世纪,科技发展,人类与机械改造人共存,弱肉强食是钢铁城唯一的生存法则。依德是钢铁城著名的改造人医生,他在垃圾场发现了一个半机械少女残躯,依德医生将其拯救后为她取名阿丽塔。

阿丽塔有着一双日本动漫式的大眼睛,几乎覆盖三分之一的面部,这是在设定人物的时候为了体现出动漫和真人之间的那种差异,这双眼睛的虹膜有800多万个多边形,制作团队反复修改了两年做成。

阿丽塔复活,浑然不知道自己得往昔。她对钢铁城的一切充满了好奇,一次偶然的机会,阿丽塔发现自己竟有着惊人的战斗天赋。一直想让阿丽塔向着完美女性发展的依德医生再也无法束缚阿丽塔的成长,于是就放任她发挥自己的特长。

钢铁城随处都是赛博朋克和反乌托邦的影子,肮脏的废墟垃圾场,黑市横行的交易,在这里杀戮与求生并存。

电影版的《阿丽塔》极大程度地还原了《铳梦》饱满的剧情。所以从头到尾都没有太多需要改动的地方,故事的核心也是围绕描绘一个特殊女孩的成长,历尽艰辛达成自我觉醒:她虽然披着赛博朋克的皮,但是她有真情实感。和冰冷的机器不同,阿丽塔懂得爱,懂得奋战。

她会因为记不得自己的身份而落泪,会因为黑暗机器的杀戮而愤怒,也会把心掏出来给自己喜欢的人。

哭泣的阿丽塔

当鲜血画在她的眼睑,阿丽塔觉醒了。那双凝聚了信念与追求的眼睛告诉我们,阿丽塔在钢铁城复苏,这里存在的虚伪与奸诈,逞强凌弱都将被粉碎。

强权之下的人性恶

回归到赛博朋克,《阿丽塔》中生存的人们为了登上沙雷姆而不惜一切代价。而死亡竞赛中的胜利不过是维克特的一个谎言,高高在上的沙雷姆有最优质的的生活,他们将垃圾排放到钢铁城,人们可望而不可及,阴沉、破败的城市无论是义体人还是有血有肉的活人,他们都扭曲着自己的灵魂苟活。

钢铁城

在这座恶棍与平民一起居住的城市里,不缺各种赏金猎人与罪人勾结、城市角落不起眼的爱情、投机取巧。但唯一和平的是,人们打破了自然躯壳的束缚,和机器衔接延长卑微而残喘的生命。

钢铁城上方漂浮的大都会一直都谜一般的存在,无数人曾试想登上"天宫"但都失败了。而在地面上生存的人每天忙碌以满足沙雷姆上面的高端强权人士的需求。这一点,将统治地位的对立鲜明的展现出来,不仅仅是地位的不同,在沙雷姆和钢铁城生活的人也存在思维和环境的极端差别。

空中城市"沙雷姆"

这可以说是一个未来赛博朋克时代的新奴隶主阶级。

奴隶主占有生产资料和奴隶,用最残暴的手段剥削和压迫奴隶,同时也压榨自由民,使他们中间的许多人贫困破产,沦为奴隶。赛博朋克的世界只不过将这种极权制度扩大,当贫苦、罪恶和暴力之地的上空存在一方明如镜湖的净土时,人们是不是会想方设法地逃逸并攀爬?

由于电影只是体现了《铳梦》前面的情节,沙雷姆依然是裹着面纱。上面的未来统治者将钢铁城的人和机器当成工具和牲畜般对待,沙雷姆以高压政策管理,雇佣赏金猎人定向清除不安分的废铁居民,同时还组织残酷野蛮的死亡竞赛,以缓解废铁居民的怨气和人口压力。

一边承受压力一边享受生活的人们

故事中一段画面极为震撼人性,当Gryoshka改装后去找阿丽塔报复,酒官中的赏金猎人都无动于衷甚至说出"她完全是你的。"

机器与人结合后的义体人并没有失去人的思维和感情,但是他们被人污浊的一面侵染。当极恶面对那些赏金猎人,他们表现出来的还不如那只冲上前吼叫的小狗。这是对强权压制下的人性扭曲讽刺。

角斗场一般的铁球死亡竞赛,充满了暴力场景。赢得比赛冠军就能走向沙雷姆的强权地位,这无疑又是现实生活中的写实。勾心斗角的争夺,只不过为了利益、权利和财富,最终踏在尸横遍野垒砌的高山之上,得到的是永久的孤独。

竞技现场

反抗的开始与机器的思考

"他们不到觉悟的时候,就永远不会造反,他们不造反,就不会觉悟。"在奥威尔的极权社会中,温斯顿的反抗看上去是徒劳的。但是不反抗,永远无法打破常规,所以在另一面的世界里阿丽塔朝着空中的沙雷姆举起了大马士革。

《阿丽塔》可以说将反乌托邦推向了黑暗的对立深渊。钢铁城的人有着人类的大脑却没有人类的身体,而漫画后面天空之城沙雷姆真相是没有大脑的"人",那里生活的行走的人类,都是插入芯片的行走机器,而他们的真实大脑则被集中在沙雷姆的某处管理。

究竟谁是人,谁是机器?当人类丧失自由和精神,等于人类文明已经僵化、腐败。人被关在自己亲自制造的钢筋水泥牢笼里,阴暗冰冷、精神压抑。无论是上层的沙雷姆"天宫"还是下层的钢铁城"地狱"都脱离不了深渊的笼罩。

《铳梦》漫画中孤独的城市

在漫画中,核心一直代入我们思考的是究竟人是什么,是拥有肉体的机械之心,还是在钢筋铁骨下的缸中之脑?机器和肉体拼接的义体人在崩溃、接受和思考中寻找人的终极意义。

阿丽塔在钢铁城中属于流光溢彩的存在,别人追求的"至高无上"她不追求,别人不敢挑衅的沙雷姆她第一个抬起武器,剑指苍穹。

指向"沙雷姆"

这种赛博格的反抗也诚然说明了木城幸人在漫画中对哲学的思考,当冰冷的机器跨越只作为工具的阶段,机器有了灵魂和思想。在未来的那样一个时代,机器的有灵超越了人类本身,它们可以在自己精神世界中打败束缚自己的屏障将机体改造、自我价值的思考融合在一起。

无论是电影还是小说中,赛博朋克的世界距离我们并不是十分遥远。阿尔法狗战胜了人类最强的棋手、斯诺登事件……这些互联网大事件,不都是在预示着"赛博空间"已经形成一种浪潮。

现在和未来,值得我们深思的是,当精神世界荒诞的一幕成为现实,我们许许多多精神追求到底有没有意义,如果精神追求没有意义,到底什么才是值得追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