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深圳的炒房客们正瑟瑟发抖、个个噤若寒蝉。

 

起因是有房产大V带领的炒房团疑似被内部人举报,102份详细的经营贷资金违规流入楼市的证据被公布并送往监管部门。

 

4月8日,包括深圳市公安局和银保监局在内的七部门、宣布对该炒房团调查处理,因其涉嫌非法集资、骗取银行信贷、虚假广告宣传等众多违法违规行为,其中的一些还涉及刑事犯罪…不是赔钱就可了事、一旦罪成是要入狱的。

深圳去年春开启的这轮房价暴涨,哪怕出了史上最严的7·15房产新政仍难以压制。

 

起初人们单纯的以为是深圳上市公司多、深圳人有钱,后来逐渐发现买房的资金来自全国各地,在举报该炒房团的证据公开后、人们大开眼界…原来背后有"作假购房资格-骗取银行信贷-控盘售卖房屋"等一条龙公司化、组织化的炒房操作。

 

而今,深圳的炒房客正被精准性团灭。

 

炒房客的资金绝大部分来自银行贷款,如消费贷、装修贷、经营贷、信用卡等,此外还有小贷公司、网贷、甚至民间的资金…是这些钱推高了房价、助力炒房客暴利赚钱。

 

可在银行要求炒房客提前归还贷款时…他们是没有钱归还贷款的,只能司法拍卖、甚至会一再流拍。

 

房子是低价处理了,可银行的贷款负债却一分不能少。也就是说,曾经因高房价带来的高财富瞬间化为乌有、反而还背负一屁股欠债。

 

有人会说,即使拍卖不能按市场价成交、也不会低得太多,毕竟有三成首付。

 

可这些杠杆赌徒们,首付大多也来自于借款,已被他们炒高并持有的房子、已很难有再有接盘侠买得起。

 

深圳的炒房客,就这样暴富于杠杆、又最终死在杠杆里。

 

2

 

如果说深圳的炒房客们瑟瑟发抖、目前还主要停留在心理层面的话,那环京的炒房客则已经杠杆断裂、并承受着爆仓后的痛苦。

 

今年清明小长假期间,环京香河的某项目开盘、其价格之低让然大跌眼镜:一平只要8000元!并且还赠送一个车位。

 

要知道在上轮房价高点时,该项目的价格一度高达2.5万元。四五年下来,环京的房价不仅没随着货币超发通货膨胀而上涨、反而还重挫超60%,这已不是腰斩、而是膝斩了。

说起环京的房子,这是一个悲痛欲绝的故事。

 

2016年全国楼市开启暴涨模式,这里当然少不了北京。可因北京房价实在太高、动辄四五万的价格已远远超出普通人的购买能力,于是在北京上班的很多人就去北京周边地区买房。

 

2017年,北京出台史上最严的"3·17"楼市调控新政,而这加速逼迫着"在京没有购房资格"的人、"在京不够首付"的钱海潮般的涌向环京楼市。

 

很多炒房客看到了环京楼市中的暴富机会,纷纷携带重金杀到这里。

 

跟上文深圳炒房客如出一辙,这些资金大部分又来自于借贷。

 

把自己居住的房子抵押给银行、把老家的房子抵押给银行、把北京的房子抵押给银行……就这样源源不断的钱流向环京、并把环京楼市推向历史新高。

 

紧接着环京地区陆续出台楼市限购调控…一般要求缴纳当地社保或个税满三年以上才有购房资格,可环京的这些河北小县城哪有这么多的购房人群、又哪能买得起动辄三四万的房子?

 

顷刻间,环京房价一泻而下,部分房子价格甚至跌幅高达近80%,环京的炒房客全部被深度套牢。

 

于是,我们看到了环京业主免费赠送房子的新闻…其实是没人会要的,因为房子有贷款、而贷款的金额已远高于房子的市场总价。

 

3

 

房价是怎么被炒高的?资金的流入。

 

炒房客资金来自哪里?来自于银行。

 

要想控制房价、要想控制炒房客炒高房价,必须控制银行信贷流入楼市。

 

银行的贷款不会随随便便放贷给某个人,银行会进行风险控制、必须保证放贷出去的钱能收得回来。

 

如何控制风险?得有资产做抵押…主要是得有房产做抵押。

 

这就是炒房客惯用的炒房套路:用已有的一套住房先做笔抵押贷款,之后拿着贷款去买房子…当这样的人达到一定规模,就会推高房价上涨,而涨价后的房子又能从银行贷到更多钱、炒房客因此就能从银行获得更多的炒房资金。

 

如此就形成了一个房价上涨的正反馈循环:抵押贷款—贷款买房—房价上涨—房子升值—贷更多的钱—买更多的房—房价涨得更多—贷的款更多—买的房更多……

 

如何打破这个上涨的正循环呢?

 

降低房子的金融属性、让房子不能贷更多的钱。而深圳正在实行、其他城市正在跟进。

 

春节前,深圳住建局发布二手住房成交参考价格。关于发布的目的,在官微上的权威解释中是这样说的:引导商业银行合理发布二手住房贷款,防控个人住房信贷风险,稳定市场预期。

什么意思呢?

 

就是房价哪怕被炒房客炒得再高,也不能按成交价为基数贷款、只能依据参考价,而参考价要远低于成交价,即炒房客不能借助银行的资金来买房了,相当于打了炒房客的七寸。

 

除深圳外,成都和西安在最新的楼市调控中,都强调要"建立/逐步建立二手住房成交参考价格发布机制",目的就是杜绝有人借用银行贷款炒房。

 

环京的炒房客死于限购限贷调控,深圳的炒房客死于经营贷严查……全国的炒房客正在被定向追杀、精准团灭。

 

好戏才刚刚开幕,高潮还没有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