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某饮料品牌的一纸声明,既挑明了"0糖"与"0蔗糖"的区别,也引起了网友对"0糖"是否健康的热议。使用"0蔗糖"进行宣传的,远不止于这一家品牌。

比如,光明研简酸奶宣称"0添加蔗糖、0添加色素、0添加香精",配料表却显示添加了"淀粉"。北海牧场鲜牛乳酸奶宣传"0蔗糖",却添加了"水蜜桃果酱",而果酱的含糖量并未算在其中。

而涉事品牌此前添加的"结晶果糖",实际上也是糖,当一个蔗糖分子被人吸收后,会分解成一个果糖分子和一个葡萄糖分子。100克果糖含热量400千卡,而100克蔗糖则为389千卡,两者相差无几。据清华大学生科院2020年8月份发表的论文显示,对于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来说,果糖更是十分危险。

0糖一定代表健康吗?

低糖饮料的概念源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那时候还是可乐的天下,商家使用糖精代替部分蔗糖,因为糖精的甜度比蔗糖高很多,这种举措可以大大降低可乐的生产成本。

1982年,可口可乐推出了第一款无糖可乐——健怡可口可乐,随后无糖饮料开始不断更新换代。

新世纪之初,随着人们健康观念的提升,国内市场上开始涌现各种功能型饮料。宣称能去火的王老吉,补充精力的脉动,补充VC的鲜橙多,让人们在享受饮料带来的快乐同时,还能安慰自己收获的不仅仅是快乐。

国产品牌对于0糖的探索始于2011年,当年农夫山泉推出一款0糖茶饮——东方树叶,但东方树叶在当时并未获得市场的认可。

几年之后,随着人们健康观念有所改变,越来越多的人逐渐认识到了过量摄入蔗糖对于人体的危害,带有"0糖"标签的产品开始成为茶饮市场的爆款。

但0糖就一定代表健康吗?

根据《预包装食品营养标签通则》规定,食品中的糖含量少于0.5g/100g(固体)或100mL(液体),即可标注为"无糖食品",原因在于含量少于该值,基本不具备实际营养意义。而"低糖"则表示食品中的糖含量少于5g/100g(固体)或100mL(液体)。

"0糖"在一般情况下表示不添加白砂糖、蔗糖等添加糖,使用代糖充当甜味剂。

代糖分为人工代糖和天然代糖两种,人工代糖包括阿斯巴甜,三氯蔗糖,安赛蜜,天然代糖有赤藓糖醇、木糖醇、甜菊糖苷等。

2019年,美国糖尿病研究年会上,哈佛公共卫生学院的教授Drouin Chartier公布了他长达26年对20万人的追踪调查结果。

26年间,20万人中共有1.2万人新发2型糖尿病。在4年时间内,与摄入量不变的人相比,每天增加含糖饮料摄入量超过0.5瓶,糖尿病风险相应增加14%,每日喝人工甜味剂饮料,糖尿病风险增加了19%,比含糖饮料更高。将含糖饮料换为人工甜味剂饮料的人,糖尿病风险没有变化,但将含糖饮料换为水、咖啡或茶后,可以降低糖尿病风险3%—11%。

这个追踪调查证明,只要是甜味饮料,或许都有增加糖尿病的风险。

可口可乐、娃哈哈都曾涉嫌虚假宣传

实际上,类似"0糖"、"0蔗糖"这类的擦边球以及虚假宣传,在食品饮料行业已经不算是新鲜事。

2007年,可口可乐斥资41亿美元收购一款原名Glacéau的维他命水,并于2009年11月登录中国市场,取名"维他命水"。这款饮料定位高端,宣称"维他命水"有益人体健康,可减少患病风险,售价为12元一瓶,因标榜时尚、营养、健康补水,仍然受到了许多人的欢迎。

但在2009年,一位美国男子在非盈利公益组织公众利益科学中心的介入下开始对可口可乐发起诉讼。公众利益科学中心指责可口可乐,"每瓶维他命获得饮料含33克糖,可能导致肥胖、引发糖尿病或其他病症"。

对此可口可乐回应称"糖分本身也是人体需要的能量来源之一,如果一个人摄入太多,但运动太少,肯定变胖。从科学角度没有任何一种食品是真正造成肥胖的原因,关键是要保持动食平衡,不应简单归罪于食品。"

美国专业调查网站Examin-er指出,最终可口可乐公司在法庭上承认他们的维他命获得并不是一款健康饮料。

中国的饮料巨头哇哈哈也曾陷入虚假宣传的争议之中。

据法治周末报道,2014年5月,娃哈哈推出新产品"哇哈哈富氧水",这是一款"富氧弱碱性饮用水"。宣传语称,这款水采用尖端锁氧技术,这款产品中的溶解氧含量为普通饮用水的6至10倍,通过喝这种水,即可达到高效、简便、无毒副作用的补氧效果。

还打出了"富氧一瓶,漫步森林2小时"的广告语,并向消费者传达"氧气除了吸,还能喝"的理念。这种说法遭到了专家的批评,如今,这款水已经难以在购物平台找到。